全职高手-秋天来了

罗密欧酱:

没有CP意味。






从苏黎世回来后,黄少天收到了一封来自联盟的罚款单。




罚款理由很简单,他在第十赛季的比赛里爆了几次粗口。大神犯规与庶民同罪,在公开场合爆粗,就得罚款。




说到这个,黄少天可谓是罚款大户了。你说他这个人不就是心直口快了点嘛,稍微骂两句怎么了,也没见其他体育运动不让爆粗啊,人家马特拉齐不也把脏话当战术吗?




但是冯主席说了,电竞这个项目在家长那里本来就比较敏感,别看现在开放了,但还是有部分家长比较仇视这一行。要是再让他们看到自己孩子跟着偶像一起我靠来我去去,那还不该上书教育局了啊。




所以,这爆粗,得罚。




罚就罚呗,我黄少天一场比赛几十万身价……




“黄少,两千八百元,谢谢。”




“我靠你们抢劫啊!我总共说了几句,你给我拉张清单出来!”




办事处的姑娘偷笑着给黄少天搞了份清单,上面一一列举了他爆粗的比赛及时间点。




黄少天看到后面脖子都羞红了,低声骂了一句,乖乖掏钱包刷卡。末了又追问一句,不止我一人来交罚款吧?




“嗯,还有其他人。”




黄少天满意地点点头,走出两步,又望望周围有没有人,压低了嗓音问姑娘,“有没有人,咳,比我罚的多啊?”




姑娘笑道:“有啊,魏琛。”




“哈哈,这老鬼。”黄少天十分高兴,乐颠颠地离开了。




魏琛回来后,黄少天也没和他单独聊过。这儿也忙,那儿也忙,战队要训练,国家队也要训练,完了还要监督后辈们训练。黄少天对喻文州抱怨,队长你看我老坐着我腰肌都要劳损了!




“嗯,辛苦了。”喻文州说。




于是黄少天就想趁夏休最后几天出去旅旅游,背上背包就往机场跑。一觉睡醒,人已经在H市了。




黄少天在外面等出租车的时候,想了想,决定给喻文州发条短信。




他说,我在H市。




喻文州回,帮我问魏队好。




然后他就把手机扔进背包深处。现在,他穿着七分裤,背着运动包,脑袋上扣一顶鸭舌帽,朝魏琛所在的俱乐部奔去,一如很久以前,他去蓝雨报道的那个下午。




出租车开得飞快,周围的景色迅速向后掠过。爱看电竞的司机和黄少天唠叨起兴欣的比赛,黄少天几次欲出言打断,无奈现在兴欣才是地头蛇,他可不想被抛在大马路上。




司机还问他,你觉得上赛季的兴欣怎么样啊?




黄少天故意用G市话回答,魏琛还可以啦。




之后,司机再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。




黄少天坐在后座上,觉得自己一击必杀,真是酷炫。




刚进蓝雨那会儿,整个俱乐部没人管得住黄少天。




中二少年,精力无限,对什么都好奇,开战术会议坐第一排,不停举手问为什么。




为什么?




为什么啊?




到底为什么啊?




闭嘴,后面去。魏琛怒道。




黄少天不情不愿地把位子让给正选队员,自己坐到后面去。魏琛稍微满意了一点,回头看看屏幕,发现不记得自己讲到什么地方了。




黄少天大笑,魏琛气得要去揪他耳朵。




蓝雨里就魏琛对黄少天最凶,然而黄少天还是最敬佩魏琛,也最听他的话。




他管他叫魏老大。




魏琛十分满意,觉得自己戴上金链就能出去打天下了。那时的黄少天整天跟在魏琛身后,魏老大前魏老大后,琢磨战术,磨练技能,训练室的位子就在方世镜旁边,是第二挨着魏琛的。




魏琛训练,不顺手的地方就骂一句我靠。




黄少天听了,自己不顺手了,也有样学样骂一句我靠。




魏琛骂你大爷!




黄少天也骂。




魏琛说叶秋你妹啊抢老子BOSS。




黄少天也说魏老大你妹啊老年人手速不行就闪开挡我路线啦!!!




“卧槽你这小子不学好,骂谁老年人呢?”魏琛上前一步,把黄少天的脑袋用手臂狠狠夹住。




黄少天怕疼,直喊老鬼松手。




“谁是老鬼?”




“疼疼疼,我死了蓝雨就没未来啦!”




“呵呵,敢要挟你爷爷,小鬼是不想活了。老子赶明儿就去网游里再找一个剑客来。”




“你找啊,这世界上不可能有比我更厉害的剑客了!”




“你很嚣张嘛。”




“我就是最强的!有了我蓝雨就是冠军!”黄少天艰难喊道。




“行啊,那咱们可说好了,你要是不能帮蓝雨拿一个冠军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”




“没那可能。”黄少天揉着发痛的太阳穴,狠狠道。




出租车停在了兴欣网吧的门口。




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之下,难道要堂堂剑圣就这么走进毫无保护措施的网吧中?




饶是黄少天也不敢贸然行动。




正在他发愁之时,二楼临街的那排窗子忽然开了一扇,魏琛探出个头来喊,在街口等我。




“魏老大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”




魏琛无奈道:“喻文州都和我说了。”




“那你怎么不出来接我,还等我自己走进来。”




“小鬼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。”




黄少天听到这里,忽然咧出个灿烂的笑脸来,亲亲热热地喊了一句,“魏老大!”




“走你。”魏琛拉下他鸭舌帽的帽檐,走在了前头。




以前黄少天特喜欢看蓝雨在场馆通道里列队。




魏琛披着队服,站在最前头,脸上是难得的严肃。这会儿黄少天就会觉得热血沸腾,把满肚子垃圾话忘得一干二净。




当魏琛开始往前走动的时候,他也跟着在看台上跑。一边跑,一边大喊,蓝雨加油!魏老大加油!蓝雨一定赢!!!




别人看他,他也不管,一心一意给蓝雨加油。有时候魏琛会扭头朝他挥挥手,他就再喊一句,老鬼别丢脸。




这时魏琛就会做一个揍他的手势。黄少天看见了,赶紧跑回自己的位置,准备下一轮呐喊助威。




蓝雨要是打得好,他比谁都自豪。蓝雨要是输了,他就骂一句废物老鬼,然后重新昂起头说,下一场,有我,一定赢!




一直到魏琛离开,他都没和魏老大一起在场上打过一场比赛。




有点可惜。




毕竟他是做着站在魏琛身后列队上场的梦长大的蓝雨人。




魏琛带黄少天去一家小饭馆吃饭。




“你怎么跑来了?”




“来看你啊。”




“不回去训练,到处溜达。”




“我刚打完世界联赛好不好,状态绝佳!反倒是魏老大你,调整的怎么样啊?”




“不得了了你,连你魏老大都敢喷,这垃圾话是谁教你的。”




说到这里,两人都笑了。魏琛给点了可乐,黄少天翻了半天菜单说,不然咱们点瓶啤酒吧。




“你?喝酒?”魏琛鄙视。




黄少天不服,喊着给这桌上三瓶啤酒。




服务员很快拿了上来,黄少天和魏琛对视一眼,各拿一瓶,就着嘴直接倒了一大口。




“你悠着点,喝醉了我可不背你回去。”




毕竟混过江湖,魏琛的酒量远在黄少天之上。




“这顿我请,魏老大你尽管喝。”黄少天的脸已经开始泛红。




魏琛嫌弃道,省省吧,我做老大的,哪有让徒弟请吃饭的道理。再说,老子现在什么都没有,就是有钱,花都花不掉呢。




“老鬼真不要脸。”黄少天打了个酒嗝。




魏琛当年离开,走得实在干脆。




黄少天一直找他,电话打到停机,怎么都联系不上。于是这才知道他是铁了心要走,死活不回头了。




训练结束后他一个人闷在训练室里生气,喻文州进来喊他吃饭,他不理。




喻文州又喊,他就踹一脚电脑桌,大声道,我不吃!




“你不吃也不能改变什么事。”喻文州淡淡说。




黄少天没好气道,我怎么样,反正不用你管。




喻文州脸色都不带变的,镇定自若道:“你是蓝雨的王牌,不可以不自爱。”




黄少天瞪他一眼,扭头看窗。




喻文州非但不走,反而走到他身前,说:“你不是想拿冠军吗?现在这样可拿不了。”




“你凭什么这样和我说话?”黄少天尖锐地问道。




喻文州答,因为我也想让蓝雨拿冠军。




“魏队也很想让蓝雨拿冠军吧。”喻文州平静道。




黄少天觉得心底的防线哗啦哗啦散了开来,他激动道,那废物老鬼根本不在乎蓝雨,他要是在乎就不会走!不会扔下我们!!!




“有时候,退也是进啊。总之,我很佩服魏队。”




“你懂什么!那老鬼,那老鬼……”黄少天喊着喊着嗓子忽然一哑,紧跟着鼻子就酸起来,然后眼泪也涌了出来。




“混蛋……”黄少天把头埋在手臂里,“一个冠军都还没拿到……”




“蓝雨会拿到冠军的。”喻文州最后说道。




那天晚上黄少天溜出俱乐部,跑去魏琛以前的公寓,也不管他是否还住在里面,往他的信箱里塞了一封信。信上只有一句话,我会拿冠军给你看。




后来他的确拿到了,那时想的是,终于不用被魏老大打断腿了。




此时此刻,黄少天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和当年的魏琛同等的位置。如今的他,终于不再是那个跟在魏老大身后拼命加油的少年,而是一个能直视魏琛,和他在公平的舞台上对战的男人了。




又新鲜又感慨。没想到竟然能用这种方式,继续他和眼前这个人的故事。




“魏老大,我敬你!”




他还是管魏琛叫魏老大,既是敬佩,又是挑战。好像年轻的狮王,在老狮王面前亮出利爪,继承一些东西,然后再打破另一些东西。




“臭小鬼。”魏琛看着黄少天,感到无比自豪。




END



评论
热度(2075)

© Hjerte | Powered by LOFTER